汉商中商相继易主 武汉这些国有商企加速混改

 国企混改资讯     |      2019-01-10 17:17:34

 居然之家借壳武汉中商,卓尔控股发起顶格要约拿下汉商集团……近期,发生在武汉本土商业上市公司的故事精彩纷呈,其核心都是民营企业拿下了本土国有商贸企业的控股权。

 

“这与几年前武汉国资坚决阻击银泰系入主鄂武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转变的背后是商业环境的改变与产业转型升级的大势所趋。

 

曾经誓死捍卫控股权

 

坐拥“九省通衢”之便,武汉自古以来就是商业重镇,有“货到武汉活”之说。改革开放以后,武汉相继拥有了4家本土商贸上市公司——鄂武商、中百集团、武汉中商、汉商集团,集群之庞大仅次于北京、上海。

 

为了便于管理资产,2008年武汉市国资委成立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商联”),鄂武商、中百集团和武汉中商的股权划拨至武商联旗下。汉商集团则归属于汉阳区国资委管理。

 

然而,由于价值长期被低估,加之股权较为分散,这些武汉本土商业上市公司屡次成为民营资本大鳄的“猎物”。

 

银泰系2006年、2011年两度“袭击”鄂武商;2011年新光控股首次举牌中百集团,2012年成为单一最大股东;新光刚刚萌生退意,2013年永辉超市又加入对中百集团的“争夺”;卓尔控股2012年开始多次举牌汉商集团;2016年,绿地金控则低调进入武汉中商,距离举牌线仅一步之遥。

 

在2018年以前,武汉国资对待本土商业集团的态度是一以贯之的——捍卫控股权。

 

早在2011~2012年,鄂武商大股东武商联曾与银泰系展开过一番股权争夺,最后以武商联发起21元高价要约收购,保住大股东地位而收尾。

 

同为浙商的义乌首富周晓光,在2011年通过新光控股举牌中百集团,并于2012年成为中百单一最大股东,最后却遭遇了和银泰系一样的尴尬。

 

2017年7月,永辉超市再度举牌中百集团,持股达到25%,最后亦是以武汉国资增持中百集团至32%告终。

 

阎志和卓尔控股倒是很专一,五年间六次举牌汉商集团,持股比例由5%上升至2017年9月的30%,超过汉阳国资113股。随后,汉阳国资再度增持5%以保住控股权。

 

四大国有商超两家易主

 

微妙的变化首先发生在2018年底。

 

2018年11月27日晚间,汉商集团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显示,自然人阎志拟以15.79元/股收购汉商集团9.50%股权,一旦收购顺利实施,阎志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成为汉商集团第一大股东,拿下后者控股权。

 

“这是一次敌意收购”,有资深投行人士认为,不排除汉商集团后续也发起新的要约收购。

 

然而,汉商集团原大股东汉阳国资一改过去“绝不让控股权旁落他手”的强硬态度,不但没有发起新的要约收购,汉阳区政府方面还主动邀请阎志进行面谈。

 

接近卓尔控股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卓尔方面向汉阳区政府作出承诺,不会抽走汉商集团现有任何资产,用一两年时间让汉商集团的经营规模得到快速提升,汉商集团现有高管团队将继续管理现有范围内的资产,并通过股权激励等方式提高员工收入等。

 

上述知情人说,卓尔控股旗下的汉口北集团主营批发市场,与汉商集团的百货零售业务有着较强的互补性;而汉商集团旗下的会展业务与卓尔控股旗下的武汉客厅会展业务也有着较好的协同性,未来不排除将卓尔控股旗下的会展业务注入汉商集团上市公司体系。

 

今年1月4日,上述顶格要约收购的清算过户手续全部完成,阎志的“卓尔系”将合计持有汉商集团39.50%股份,超越第一大股东汉阳国资的35.01%,终于拿下汉商集团控股权。

 

9日晚间,武汉另一家国有商业上市公司武汉中商发布公告称,按照控股股东武汉商联集团与居然控股达成的协议,上市公司将收购北京居然之家家居新零售连锁集团(下称“居然新零售”)的100%股权。

 

武汉中商市值仅16.9亿元,这意味着收购完成后,居然之家将借壳上市,居然之家实控人汪林朋亦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汪林朋是湖北黄冈人,系北京湖北商会会长。早在2018年9月,汪林朋曾回湖北宣称要把居然之家总部从北京迁到武汉。

 

国资择机退出传统产业

 

汉商集团被卓尔控股了,中商被居然之家借壳,短短一年多时间,武汉国资为何对国有商业上市公司突然失去了控制欲?

 

今年武汉“两会”上,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2019年要推动市属商业集团转型发展,提升本土商贸企业竞争力。

 

“这一表态就是定调。”董登新说,从中央到地方现在都强调国有资本应在创新领域、在高精端科技领域发挥引领作用,而对于存在充分甚至过度竞争的传统产业,则要求国有资本应尽快退出,不过分参与太多纠缠,“武汉国资理应迎合这一高层精神,不再把主要精力和财力放在充分竞争的传统产业上”。

 

事实上,武汉新的核心产业轮廓已基本成型,即国家存储器、航天产业、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四大国家新基地。董登新说,这也说明武汉在产业政策的大方向已经调转枪口,传统商业零售行业不再是武汉国资重点保控股权的对象,“国资逐步退出传统产业,进军新经济产业,这一思路通过最近一系列动作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晰”。

 

“更重要的是,武汉国资把武汉四大商业上市公司转手卖出,应该能卖出一个好价钱。”董登新认为,目前来说,四大国有本土商业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都比较稳定,从估值上来看也能卖个好价钱,国资应该择机退出,不再争夺控股权,建议在高价位时集中批量“清仓”。

 

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