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贵州产权交易所会员
  • 中国产权协会市场服务专业分会副会长单位
  • 咨询热线:010-52401596
   2013-07-20  服务支持
  2月18日,日本新日铁和韩国浦项制铁与巴西淡水河谷达成协议:2008财年淡水河谷公司两种不同铁矿石的基准价格分别上涨65%和71%。随之,包括中国宝钢在内的世界各主要钢厂都陆续与世界矿山巨头达成铁矿石基准价格谈判协议,认同上述涨价幅度。2008年度国际铁矿石协议价格谈判由此降下帷幕。  

  这一结果让国内钢铁公司震惊,也大大超出业内人士预期。不过从铁矿石现货价格来看,这一定价似乎又在情理之中。那么,此番铁矿石涨价对中国钢铁业究竟影响几何?既然国际铁矿石涨价局势已定,中国钢企又该如何应对?在未来铁矿石定价权争夺战中,中国钢企应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钢铁业步入高成本时代

  铁矿石基准价大幅上涨对我国大多数钢铁公司来说意味着成本大量增加,整个钢铁行业的盈利水平和业绩也会因此而受到影响。其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中国钢铁企业原料成本将增加100多亿美元。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预计,2008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将比2007年增加4000万吨,总进口量将达到4亿吨以上。按照进口铁矿石协议价格上涨65%即每吨铁矿石价格增加31.07美元计算,则2008财年(铁矿石进口量按4亿吨计)中国钢铁企业的原料成本增加量将超过100亿美元,达到124.28亿美元。如果考虑因进口铁矿石协议价格大幅上涨而带来的相关成本费用间接跟涨,那么,中国钢铁企业生产成本的增加量就会远远超过100亿美元。

  部分钢铁企业利润空间将被压缩。

  近年来铁矿石长期协议价格的连续上涨,对中国钢铁行业及相关产业产生很大影响。2003年至2007年,国际铁矿石基准价格涨幅分别为8.9%、18.62%、71.5%、19%和9.5%。2008年铁矿石长期协议价上调65%,这是铁矿石价格连续第6年上涨。它将直接冲击以长期协议矿为主的钢铁生产企业,在很大程度上会压缩这些企业的利润空间。巴西淡水河谷2008财年的协议价格为78.88美元/吨,比上一财年增长了31.07美元/吨,约合222元/吨。按每吨钢消耗1.6吨铁矿石计算,国内钢企吨钢成本将直接增加355元。如果考虑其连带效应产生的间接影响,则国内钢企吨钢成本增加得会更多。

  不同企业吨钢成本增加各不相同。

  由于拥有的矿山资源以及企业规模、产品结构、技术装备水平和地域优势等不同,各钢铁企业对原料涨价的承受能力也有差异。例如,拥有自有矿山的鞍本集团、包钢集团、酒钢集团、攀钢集团和西宁特钢等公司可以较好地承受铁矿石成本上升的压力但对于铁矿石全部或者大部分依赖进口的宝钢集团、武钢集团和邯钢集团等企业来说,原料成本的增加则更多地需要依靠产品涨价来向下游企业转嫁。宝钢、武钢等国内一流钢企以生产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产品为主,加上规模效应,其消化和吸收成本上升的能力远高于中小型和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的生产企业,因此它们具有很强的竞争力,能够较容易地化解上涨的成本。

  现阶段,中国国内钢铁需求依然强劲,多数钢铁企业具备向下游行业转嫁成本的能力。与此同时,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也将有助于减轻进口成本增加的压力。研究表明,虽然进口矿协议价涨幅高达65%,但是以进口矿为主要原料的钢企面临成本上升的压力却仍然远小于以现货为主的钢铁公司。长期协议价格上涨对以现货为主的中小钢企并未直接造成影响。不过,一旦需求减弱,行情走低,这类钢厂将首当其冲成为钢铁高价原料的牺牲品。

  钢材价格再创历史新高。

  钢铁企业向下游转嫁成本,直接冲击着钢材现货价格。事实上,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各大钢厂便开始频频上调钢材出厂价格。铁矿石协议价格上涨65%的消息传出以后,国内外钢材价格纷纷上扬。进口矿协议价上涨成为推动钢价上涨的一大动力,它加固了高成本对钢材市场价格的支撑。今年以来全球钢铁企业为应对成本上升普遍大幅上调出厂价格,粗略统计,钢材价格上涨幅度已达100-150美元/吨。目前国内外市场需求十分旺盛,各种主要钢材产品的出厂价格不断刷新最高历史纪录。钢材价格的上涨已大大超过铁矿石成本的增加。

  钢铁业优化进程加快。

  中国钢铁业正在步入高成本时代。铁矿石涨价65%对大多数钢铁公司来说意味着成本大幅上涨。钢厂成本压力加大,促使企业优化进程不断加快。大钢厂由于具有成本优势受铁矿石协议价上涨的影响相对较小,而一般中小钢厂所受影响则很大。产品结构优化、以高端产品为主的钢铁公司,由于其产品附加值高、成本控制和转嫁能力强,铁矿石涨价对其影响并不大;而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的钢铁公司所受影响则较大。另外,铁矿石自给率较高的公司在矿石价格上涨过程中优势明显,仍能有效维持较高利润。

  加速小型钢企淘汰。

  在国内市场供求基本平衡的环境下,钢铁企业生产边际成本将成为钢价的底线。铁矿石价格大涨使得多数中小钢厂利润空间明显减小。据了解,生产原料以现货贸易为主的小型钢厂2007年成本上升了55%以上,而执行长期贸易合同的大型钢厂成本上涨的幅度只有12%,差距很大。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加速了小型钢厂淘汰出局。

  定价权争夺战

  铁矿石贸易基准价格大幅上涨局势已定,中国钢铁企业面临成本上升、资金紧张双重压力,全行业进入高成本期。加强成本控制,努力盘活资金,提升企业竞争力是国内钢企亟待解决的问题。国内钢铁企业一方面通过提高产品价格向下游行业转嫁上涨成本,另一方面要采取战略措施获得更多拥有自主权的原料资源。建立稳固的海外原料供应链,节能减排,结构调整,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等是当前中国钢铁企业谋求生存和获得发展的必由之路。

  铁矿石谈判的失败,折射出中国这个原料需求大国在定价话语权上的尴尬。中国对国际铁矿石贸易量的需求份额占国际贸易总量的40%以上,理应担当谈判主席的角色,拥有协议定价话语权。然而,现在表面上已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中国方面难于“首发定价”。矿山巨头的要价每每与中国钢厂的要求相距甚远,无法达成一致,使得“定价权”常常与中国钢厂无缘。自2004年中国正式参加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以来,国内钢企代表仅一次“抢得”定价首发权。那么,在未来铁矿石定价权争夺战中,中国钢企应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呢?

  其一,融入全球矿业体系。几乎所有的澳大利亚铁矿都有日本钢铁企业参与开采,巴西主要铁矿石企业中也都有日本企业的身影。日本企业在铁矿石价格上涨中的损失可以从供应商的红利中得到补偿,但是中国钢厂几乎没有。日本钢厂宁愿接受高涨价,也要维持长期合同体制。因此,日本钢厂在与矿山巨头谈判时极易妥协于对手、达成一致,并抢得“首发权”。

  其二,扭转被动局面,抱团应战。首先,我国钢铁企业要在充分研究市场的前提下,联合国际钢铁巨头(如新日铁和浦项等)共同参与矿价谈判,以增加谈判砝码。其次,我国钢铁企业要加快联合对外开矿力度,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开发铁矿资源,多途径拓宽铁矿石进口渠道,增加铁矿石自给能力,降低对铁矿石出口大国的依赖度,在谈判中改被动为主动。
 
 其三,加强管理,整饬混乱。我国目前实行的铁矿石价格定价体系中,只有宝钢等大型钢厂才有能力与国际铁矿石巨头签订长期协议,而更多的中小型钢厂则只能通过现货市场高价购买来自印度等国的进口矿石。这种局面必须改变,使铁矿石现货价格与长期协议价格基本一致。一些国际矿石供应商为牟取暴利,对中国出口铁矿石采取现货交易甚至是招标出售的方式,致使铁矿石离岸价格远高于长期协议价格,二者相差最高可达100%以上。铁矿石现货价格的暴涨使得国内钢材价格水涨船高,更为处于垄断地位的矿山巨头漫天要价制造了托辞。因此必须对进口铁矿石现货市场严加管理,整饬混乱。

  与此同时,中国钢铁企业必须努力做到:第一,确保国际铁矿石供需关系基本平衡,甚至向供大于求的方向发展;第二,加速推进国内钢铁行业并购重组进程,提高中国钢铁企业的竞争力,增加在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中的筹码;第三,加大国内铁矿石开采力度,最大限度地压缩铁矿石进口量,减少钢铁出口。

  来源:《上海国资》

  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上一篇:发展3G需进一步克服体制障碍 下一篇:深化改革开放?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北京华诺信诚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专注于提供国有资产挂牌摘牌交易策划、咨询与代理服务;专业化提供国有企业分立合并注销重组,以及企业对外投资并购标的搜寻、尽职调查、投资估值、交易撮合等资本重组运作领域的解决方案,并协助实施!

  • 地 址:北京市西直门南大街16号院东楼 2层
  • 咨询热线:010-52401596
  •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华诺信诚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093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