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驱动还是外部引入?2019年企业并购需要考虑这些问题

 投融并购实务     |      2019-01-08 15:16:13

 2018是科技企业并购的丰收年,包括IBM以340亿美元收购Red Hat(软件领域最大收购案),Broadcom以189亿美元收购CA Technologies,微软以75亿美元收购GitHub。

 

尽管存在地缘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不确定性,但多数观察者对2019年并购活动的持续强劲前景持乐观态度。在Ernst&Young的一篇报道中,“人们几乎一致认为,未来12个月,交易环境将会改善或保持稳定。”在Dykema律师事务所的年度调研中,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预计并购市场明年将会走强。

 

健康的并购环境对于科技企业生态圈来说是利好消息,但是它突出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们在公司生命周期的各个转折点必须要问的:什么时候从内部建设公司,什么时候通过收购实现增长。

 

“内部建设还是外部收购”两难困境类似于大联盟棒球队在决定是通过在自己的小联盟体系中培养人才来提高水平,还是通过签下自由球员来提高水平时所面临的选择。两种方式各有利弊,没有简单的答案。

 

市场上的成功案例有苹果2010年收购Siri从而为设备增加语音命令功能,也有失败案例,例如谷歌2014年以32亿美元收购Nest被认为是一次灾难性的失败,以至于谷歌的母公司在两年后试图出售这项业务。无论任何规模的企业在确定内部驱动还是外部带动增长时,都需要考虑以下利弊。

 

收购优势

 

最小阻力途径

 

通过收购来改进产品或创建新产品要比在内部开发更快。此外,收购不仅可以给你带来新技术还可以带来客户、知识产权和营收。它回避了原企业固有的组织权重,即与高级管理人员一起为新产品做案例,并从头开始投入资源开发和营销新产品。锦上添花的是,与新开发的内部产品相比,被收购公司的成熟产品可能有更多的记录,可以据此建立收入和增长预测。

 

技术债务减免

 

技术债务指的是软件系统中的代码缺陷和糟糕的设计选择,这些缺陷和选择通常是为了赶在最后期限之前完成而匆忙做出的,将需要在稍后的时间(通常是在最不合适的时候)进行额外的修复工作。这个延期的工作是技术企业的通病,通过收购获得的能力可以消除这种债务。

 

功能债务消除

 

功能债务与技术债务类似,当一家公司的产品由于糟糕的产品管理习惯而过时时,功能债务就发生了。通过收购,一个公司可以为其投资组合注入新鲜和创新的活力。

 

新的市场机遇

 

随着科技企业发展壮大,他们的产品线不可避免地会与邻近的市场发生冲突。收购是一个横向发展的机会,只要所获得的技术和团队人才是互补的,就不会影响原有组织。但是企业也需要小心:有很多这类收购例子以失败告终,例如Verizon收购美国在线(AOL)和雅虎却创造了毫无价值的Oath。

 

人才收购

 

收购人才和技术可比内部研发要快多了,也由此引发一个词:人才收购。这个短语已经进入了创业公司的词典,用来描述一个团队因为其才能和未来的潜在贡献而被收购,而不一定是因为它已经创造了什么。

 

收购弊端

 

新人效应

 

内部团队可能会因为一个很“酷”的收购而感到被轻视,当他们在现有项目上停滞不前的时候,新人已经开始做新技术的研发了。当收购是为了摆脱技术或功能债务时,这一点尤其突出。

 

整合困境

 

收购后整合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多步骤过程。据Bain& Company的报告显示,由于IT平台和组织整合不佳,尽职调查效率低下,以及IT无法实现业务协同,IT常常被认为是并购失败的根源。此外,企业也不能忽视并购后整合的人为因素,如现有员工的压力。你需要一个比较现实的时间表来尽可能容易的完成这个过程,这需要更好的尽职调查,避免落入夸大净贡献的陷阱。

 

员工流动

 

收购后常会发现员工离职。这可以通过创造性的商业交易结构和员工激励来避免,但你要知道这是个自然现象,在并购交易之后,员工会重新评估自己的职业选择。在完成交易前,公司需要评估这一块的风险和回报。

 

最后

 

任何企业都需要在收购中自问:为什么需要收购?这和内部研发有什么不同?收购掩盖的系统性问题会再次出现吗?企业应该尽最大可能自我挑战,内部创新,以便在决定作出收购选择时能确信是明智之举。

 

来源:猎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