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贵州产权交易所会员
  • 中国产权协会市场服务专业分会副会长单位
  • 咨询热线:010-52401596
   2019-01-21  服务支持

 2019年1月19日,知本咨询国企混改研究院院长张利国在“第六届杨杜论坛暨知本峰会”上发布了《2019中国国企混改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其中引人关注的是提出2018年国企混改的整体态势:呈现“两个转变”,面临“三个关键问题”。所谓“两个转变”,即国企混改已由“政策”向“行动”转变,由“混”到“改”转变。

 

张利国表示,这一结论已被2018年所发生的以混改试点、双百行动、混改项目等为主的混改行动数据所进一步印证。同时,2018年国企混改数量更多集中于“混”的方面,但也预示着“改”的力度会顺势加大,由“混”到“改”的转变趋势明显。

 

《报告》显示,2014年国资委启动四项改革试点以来,从国企混改试点到投资运营公司,再到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不断深入。2018年各地加快混改,不仅试点发力,更呈现批量推动态势。各地国企混改围绕各区域产业特色深度混改,尤其是山东、山西、天津、浙江、辽宁、广州等推动混改力度明显加大。

 

去年8月17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印发《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作方案》,公布404家“双百企业”名单,标志着综合改革实施大幅提速。去年10月9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全国国企改革座谈会上首提“国有企业改革正处于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阶段,也是改革乘数效应最大的阶段”。这被认为是对当前国企改革所处阶段的重要判断。

 

不仅如此,在张利国看来,这同时也是对本轮国企深化改革实际的概要总结和对未来国企改革的基本要求,释放出了国企深化改革由重口号向重行动转变,从有限试点阶段向大规模综合实施阶段转变,国企改革不能浮于表面形式,更要关注实质效果。

 

《报告》指出,2018年“双百行动”涉及企业404家,推出第三批混改试点31家,三批混改试点合计达50家,预计2019年第四批混改试点达百家。去年推出第二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11家,两批试点合计达到21家。去年地方混改项目批量发布,山西108家、山东93家等;2019年年初,已推出10家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试点。

 

“从中央到地方的混改试点及批量项目数据说明,2018年确是国企深化改革明显加速转折年。国企混改进入了深水区,步伐加快、力度加大。”张利国告诉记者,我们所面临得国内外经济环境不确定性,对中国经济深化改革,尤其是国企混改提出了新挑战。

 

混改遇阻

 

《报告》显示,国企混改存在授权机制约束混改、本位思想畏惧混改、经验不足阻碍混改等三个关键问题,即不能改、不想改、不会改的问题。

 

针对“不能改”,《报告》认为,只有在国资委加大授权力度,形成国资委履行“监督”职责、一级国企集团履行“管资本”职责、下属国企履行“管资产”职责的有效机制,才能避免想改而不能改的现象。

 

而所谓“不想改”,就是当前部分混改主体是否混改、如何混改需要由非直接利益相关的上级部门或者股东决策,这可能导致混改受阻。混改主体无权决策,而决策者不愿承担风险,使混改浮于表面,能实现“混”,而难以彻底实现“改”,尤其是激励机制改革。

 

为此,国资委对2019年混改定调,要进一步加大授权调整机制,让混改主体有权决定是否混改、如何混改,进而改善不想改的局面。

 

1月14日,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称,将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权多元化,切实转换企业经营机制。今年要进一步加大授权力度,建立授权调整机制,探索将部分出资人权利授予试点企业。

 

张利国坦言:“此前很多单位不愿承担改革风险,2018年确已动起来了,预计2019年的动作会更大。”

 

1月15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将加大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在前三批50家试点的基础上,出台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加快推出第四批、100家以上混改试点。混改的同时,国资委将推进企业经营机制转换,特别是要在法人治理、选人用人、强化激励等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而对于“不会改”,《报告》认为除经验不足外,其核心问题是混改顶层设计存漏洞,基础不好;混改实施缺乏准备,操作不当。如股权架构设计等方面。与此同时,国企混改面临战略投资机构不好找、员工持股计划不好推、员工身份转换遇尴尬等三个关键痛点。

 

2019年将以“放”为主

 

上述《报告》显示,2019年国企混改将以“放”为主,带来重大机遇。一是放权,国资委授权调整加大,国企内部有望分级授权;二是放开,试点政策不再是试点专利,适用全体国企,有适度创新突破空间;三是放大,产业领域覆盖范围会更广,混改层次由二三级公司向一级公司延伸,机制改革会加速。

 

不过,张利国认为,应慎重选择混改主体,不要盲目推动混改;不容易“混”的主体,尝试先“改”,以改促混,工资总额取消限制后,实施市场化激励机制;优先推动员工持股,因地制宜选择多种中长期激励机制。

 

此外,在选混改主体时,《报告》提出应以产业为主体,而不是以法人为主体;轻资产、技术类优先,重资产、劳动密集型慎重;充分利用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或各地方产业引导基金;“引进来+走出去”双向操作思路。

 

杨杜论坛是部分中国人民大学校友联合发起,以人大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杜命名的高端管理论坛。本届由知本咨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人大商学院EMBA中心和EE中心联合主办,主题为“不确定环境下中国企业成长和突破”。

 

杨杜认为,企业应对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就要从中观用力,在产业小环境上制定共同规则,用规则的确定性,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同时企业应用确定的机制应对不确定的未来,比如建立危机应对机制等。此外,企业还要贴近客户需求应对不确定性的环境。

 

来源:经济观察报

   混改

上一篇:国资委:扩大重点领域混改试点 推进东北综合改革试点 下一篇:三次延期后尴尬撤牌 天津信托混改遇坎

北京华诺信诚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专注于提供国有资产挂牌摘牌交易策划、咨询与代理服务;专业化提供国有企业分立合并注销重组,以及企业对外投资并购标的搜寻、尽职调查、投资估值、交易撮合等资本重组运作领域的解决方案,并协助实施!

  • 地 址:北京市西直门南大街16号院东楼 2层
  • 咨询热线:010-52401596
  • 电子邮箱:tg1@cbexask.org

Copyright ©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华诺信诚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09389号-2